停课不停学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升本资料 > 大学语文 >

河南专升本大学语文第十课:中国现当代诗歌

 

大学语文第十课:中国现当代诗歌

一、诗歌及中国现当代诗歌概说
我国上古时期只有“歌”的概念
《诗经》诗歌,主要是四言诗;
到了汉代,以五言诗为主;
南北朝七言古诗;
唐朝近体诗(律诗和绝句);
兴于晚唐五代而极盛于宋的词又称“诗余”;
元代小曲成为当时的主要诗歌形式;
古代的诗歌是广义的诗歌,唐诗、宋词、元曲是中国古诗的三座高峰。
 
现当代的诗歌则指词曲以外的狭义的诗歌分类:
1、按诗的题材和抒情方式(侧重于表达内容):①抒情诗   ②叙事   ③哲理诗
慧能五祖
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莫使有尘埃。
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
见山是山,见水是水
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
见山只是山,见水只是水
2、按照句式结构、节奏音韵(侧重于形式上的表现:①新格律诗   ②自由诗
 
二、中国现当代诗歌主要流派
1、中国第一部白话新诗集《尝试集》新诗第一人则是郭沫若
2、20世纪20年代,“新月派”
“三美”主张,闻一多《死水》
徐志摩《再别康桥》
“象征派”李金发是象征诗派的开创者
3、20世纪30年代:现代派诗歌
“雨巷”诗人戴望舒《雨巷》
卞之琳《断章》
七月诗派:艾青、田间的爱国诗、艾青《我爱这土地》、《大堰河,我的保姆》田间《假设我们不去打仗》、《给战斗者》战争“动员书”,富有强烈的政治鼓动性。
4、20世纪40年代:“中国新诗派”
(后称为“九叶诗派”)穆旦、辛笛、陈敬容、唐祈、唐是、杜运燮、袁可嘉、郑敏、杭约赫
5、20世纪50年代:
颂歌沿着两个方向发展:一是政治抒情诗:郭小川《致青年公民》、贺敬之《放声歌唱》
一是生活抒情诗:
李季的《玉门诗抄》、闻捷《天山牧歌》郭小川《厦门风姿》、贺敬之《桂林山水歌》
6、20世纪70年代:
归来的歌、曾卓《老水手的歌》牛汉《华南虎》公刘《沉思》艾青《鱼化石》、《在浪尖上》、《光的赞歌》
朦胧诗、天安门诗歌运动、朦胧诗派:北岛《回答》《一切》、舒婷《这也是一切》《致橡树》
梁小斌《中国,我的钥匙丢了》顾城《一代人》《弧线》
7、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:“新生代”诗(“崛起派”诗)
于坚、韩东为代表的“他们的文学社”、周伦佑、蓝马为代表的“非非主义”、万夏、胡玉为代表的“莽汉主义”、京不特、胖山为代表的“撒娇派”、尚仲敏、燕晓冬为代表的“大学生诗派” 
 
一、徐志摩《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》
全诗共6节,每节的前3句相同,辗转反复,余音袅袅。这种刻意经营的旋律组合,渲染了诗中“梦”的氛围,也给读者更添上几分“梦”态。熟悉徐志摩家庭悲剧的人,或许可以从中捕捉到一些关于这段罗曼史的影子;但它始终也是模糊的,被一股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吹的劲风冲淡了,吹得醺醺然,陶陶然了。
全诗的意境在一开始便已经写尽,而诗人却铺衍了六个小节,作者用六个小节描写了梦中的情绪,从开始“在梦的轻波里依洄”到“她的温存,我的迷醉”到“甜美是梦里的光辉”直至“她的负心,我的伤悲”。“在梦的悲哀里心碎”到最后“黯淡是梦里的光辉”,诗人的情绪由温柔满足到无奈的失望无助。诗中浓浓的情思,以及在感情低谷时彷徨迷茫的情绪,把读者带入一个忧伤,凄美的意境。
诗流露出诗人对爱情的另一种梦想,诗人将风与梦相结合,而梦是现实生活的反映,这不禁让人联想诗人的理想是否幻灭了。
“爱”,“自由”,和“美”。这三个元素就构成了徐志摩诗的主旋律。
特别是“爱”,在诗中占有大量篇幅。这不仅与诗人经历过浪漫恋爱的切身体会有关,而且和诗人多情的性格分不开。在徐志摩前期的诗作中,透露出的爱总是美好的。但是《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》却流露出无尽的忧伤。此诗作成于作者和最后一位太太陆小曼结婚之后。由于陆小曼染上了毒瘾,变得颓废堕落,并且长期的交际花生活使她养成了骄奢挥霍的习惯,这无疑给了徐志摩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,早失了当初恋爱的甜蜜与浪漫,心情转向无奈。诗人仿佛是在梦中回味这一路走下来的历程。诗篇开头“在梦的轻波里依洄”就奠定了诗的格调,模模糊糊,引人猜想。随后便浅浅勾勒了一组自己的感情轨迹,由“她的温存,我的迷醉”,“甜美是梦里的光辉”到“她的负心,我的伤悲”,“在梦的悲哀里心碎!”让读者隐隐约约看到了那段爱情的悲剧。
徐志摩的爱情诗大多是披着爱情外衣的政治抒情诗,他所追求的爱情,常常就是理想的代名词,即使是一些与政治内容无关的爱情诗,也受着理想遭遇的影响。严酷的现实与诗人玫瑰色的理想世界形成了尖锐的对峙。诗人怒目黑暗腐朽的社会,同情人民遭受的苦难,却找不到出路,不知道“风是在那一个方向吹”。
诗歌包含了对自由、美、的追求和企盼乃至於理想幻灭所生的失望、痛苦等等复杂情感。
诗艺术特色
(1)节奏明快,韵律和谐,具有音乐美。运用复沓和变体叠句的手法,用清柔爽丽的诗句抒发细腻感人的情怀,在音节的匀称与流动中造就音乐美。如此诗整体的形式是不厌其烦的重沓:“我不知道风/是在哪一个方向吹/我是在梦中”在六节的诗中,每一小节都四行,而四行诗中又被重复了三行,这种重复中有丰富的脉动与韵律。由于诗意的节奏控制,以相等的句型,构成一串反复的语辞或一组排比的句子,反复强调,把握这种节奏的音响效果,能将繁琐忙碌、心烦意乱、铺张夸大、历久不懈、咏叹无穷等情思表现出来;受到重复节奏的催化,单一的重复就变得富有韵味了。再如此诗诗每节的最后一行来看,“依洄”、“迷醉”、“光辉”、“伤悲”、“心碎”、“光辉”,押的全是同一韵脚,
这个韵是吐气音,正可以将那咏叹无穷、辗转不休的情思表现出来,运用在诗中,可以和诗心意境相辅相成。
(2)诗句整齐,结构匀称,具有建筑美。全诗六节,每节四行,每节的前三行完全相同,只有各节的第四行不同:“在梦的轻波裏依洄”、“她的温存,我的迷醉”、“甜美是梦裏的光辉”、“她的负心,我的伤悲”、“在梦的悲哀裏心碎”、“黯淡是梦裏的光辉”,这六句是每小节的尾句,展示实在的前后连贯的内容
(3)强烈的对比与感情的冲突。诗中前三节描述温馨甜美的情绪,后三节则是失望之余悲怆苦涩心情的体现。前三节甜美的甜美的梦境和后三节心碎的悲哀,形成强烈的对比。尤其第六节最后一句“黯淡是梦裏的光辉”和第三节最后一句“甜美是梦裏的光辉”更形成鲜明的反差,这“黯淡”与“甜美”的矛盾语法是表现情绪落差时得到相反相成的作用,再加上每一节开头几句都是“我不知道风/是在哪一个方向吹”这样的反复渲染,把失意者那种迷惘的心态表露无遗。在“我是在梦中”的基调之上,诗旋律大致分为前半部的柔和、甜美、温馨,在梦裏依洄的沈醉,温情的回味、清纯的甜美,不断升华的幸福,情调愉快明朗,而后半部却充满激愤、悲戚、凄伤,负心的抛弃,玉碎的爱心、黯淡的梦境,转入无限的哀沈,情调迟重黯淡,这样委婉细腻的诗情显示一种流波式的韵律美。
(4)象征的手法与感伤的抒情。诗中用“她”象征“爱、自由、美”三位一体的生活境界,抒发了对理想破灭的彷徨、苦闷、失望、忧郁的感情,全诗回荡着一种哀伤、迷惘的情绪。
 
二、艾青《我爱这土地》
艾青(1910-1996)成名作《大堰河-我的保姆》、丁玲称之为“当代诗坛泰斗”、《我爱这土地》作于1938年11月、成为时代的“吹号者、“土地”和“太阳”是最多意象
主题:诗人先把自己幻化成
一只不屈的鸟,具备了歌唱的天赋。它为我们的土地苦难的历史,为我们悲愤的人民,为那风起云涌的不屈不挠的斗争而歌,死了,也要使自己融进祖国的土地中。诗表现出一种“沉郁”的感情是对灾难深重的祖国爱得深沉的内在感情的自然流露,因而格外动人。
“土地”象征繁衍养育中华民族的祖国大地
“河流”、“风”象征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反抗精神
“黎明”象征充满生机与希望的解放区
“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的土地”象征祖国大地遭受苦难,山河破碎,国土沦丧
“永远汹涌着”的“悲愤”的“河流”和“激怒”的“风”抒写了人民的悲愤和激怒,象征抗战力量的日渐壮大和那风起云涌的不屈不挠的抗争
“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”的“黎明”,是苦难人民的希望和抗战胜利的“黎明”,预示着人民为之奋斗献身的独立自由的曙光和希望,必将降临于这片土地
“然后我死了/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”
表达了诗人对土地的眷恋,而且隐含献身之意
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”
一问一答,直抒胸臆:
一切爱国知识分子对祖国的最真挚的爱的表白
主题
诗表现出一种“沉郁”的感情是对灾难深重的祖国爱得深沉的内在感情的自然流露,因而格外动人。同时,诗人对祖国的“黎明”抱乐观的信念,所以,对可以预期的光明幸福的未来,也唱出了一曲深情的恋歌
《我爱这片土地》的艺术特色
(1)从写作艺术上看,篇幅短小,构思精巧。土地是个博大的意象,诗人选择它作为寄情的对象,其意象极其丰富,诗人的情思是多角度多层次的,诗人的想象是无限自由广阔的。
(2)抒情视角转换。诗的第一节从鸟儿视角云想象,表现鸟儿对土地的忠诚与挚爱,显得形象含蓄;第二节换成实写的角度,从诗人自我的视角去实写倾诉自己对土地的深沉之爱。这样虚实结合构筑完整的艺术空间。
(3)写作手法巧妙转换。第一节用“比”,是想象的境界,后一节用“赋”,直抒胸情。
(4)最后两句是全诗的精华,是一切爱国知识分子对祖国的最真挚的表白,更是全民族最普遍的爱国情绪的浓缩。
 
三、何其芳《预言》
何其芳(1912—1977)《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》《预言》是何其芳的成名作,抒写了诗人一段珍贵的感情经历
第一节:梦幻般的宁静、温馨、美丽的爱情世界、美好静谧的梦境
“渐近的足音”
“银铃的歌声”
“年轻的神”
第二节:描绘了“年轻的神”生活的地方
美丽温郁的南方
光明、温暖和多情的世界
第三节:对“年轻的神”隆重地接待,热烈地倾诉
第四节:祈求“年轻的神”不要离开自己
第五节:诗人愿意陪伴她一路同行
第六节:委婉幽怨地诉说了自己的怅惘和眷恋
《预言》记录诗人对爱情由渴望、欣喜到惆怅的心路历程
《预言》运用了女性特征的象征性意象,描绘了一位来自“温郁的南方”,有着“银铃的歌声”的“年轻的神”。“年轻的神”是诗人心中的青春偶像,是爱与美之神。
“预言”二字:对人生的“得与失”“取与舍”“蛊惑与抗拒”之间的抉择;在“留下的悲哀”与“失悔的美丽”之间对时间和生命做出的思考。
 
四、舒婷《神女峰》
朦胧诗派重要代表《祖国啊,我亲爱的祖国》《神女峰》《致橡树》《惠安女子》
诗歌女性写作立场三个阶段
1、文本分析
第一段写抒情主人公在江轮上初见风雨千年的神女峰时的内心体验
第二段是对有关神女峰神话传说的重新解读
第三段:抒写“新的背叛”
舒婷的《神女峰》首先让神女的人性终于得以熠熠闪现和复归或者把神女还原成人,从而注入人的性灵和应有的情感,体现了女性诗歌文本的价值,实际上,神女峰正是男权社会塑造出来的女性偶像。宣扬礼教的古老神话被解构,使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女性生命变得鲜活,在对传统女性观念的叛逆和唾弃中,现代女性意识得以充分的张扬
2、《神女峰》在艺术性方面和在主题意义上的成功之处
(1)诗歌的艺术特色表现之一:朦胧之美。
“挥舞花帕”、“突然收回”、“捂住眼睛”这些细微的传情动作,首先就表明了抒情主人公是一个多情善感感情细腻的女性,这三个动作是连接性的,也是对照性的,它生动地放映了抒情主人公心理变奏的过程."江涛/高一声/低一声"这也是一种诗歌艺术的展现,它展现了诗人高超成熟的诗歌艺术,这三个简单的有形排列极大的增加了诗歌“建筑美”的功效,它却是全诗音乐性的一个重要注脚,该诗本来是全篇都极富有音乐感的,像一首柔美的小夜曲一样幽婉动人。"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/正煽动新的背叛"做为一位真诚而本色的女诗人,舒婷在这一句诗里面鲜明地显示了女性立场,她的整首诗歌也都渗透着一种鲜明的女性意识。这一句诗体现了一种对女性深切理解和关切,其欲说还休,委婉细腻的表达方式全然是女性的。而且舒婷并没有单调枯燥地直接高喊反对封建礼教的口号,而是通过“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”来为女子宣讲自己追求解放的心理。"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/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"是全诗的主旨所在,也是全诗抒情的最高峰。这是新时期的女性发出基于生命本真的呼唤,她呼吁女性们大胆的去追求俗世的幸福,为爱而哭为爱而笑,而不要为了什么“贞女节妇”的虚名牺牲自己的幸福。作为朦胧诗一分子舒婷的《神女峰》体现了朦胧诗的艺术特色,它给人以“言有尽,而意无穷”的诗歌美的感受。
(2)诗歌艺术特色表现之二:观察角度的新奇和剪裁生活的精当上。
对于一个困扰人们几千年的老问题,诗人让一个自然奇景和文化胜迹来承载,可谓独具法眼、另辟蹊径。而问题的展现,又是凭借游船上一个刹那间的生活片段。再则是诗人善于把具有鲜明反差的意象组合在一起,如众人狂热的欢呼与一人忧伤的思索,对远天梦想的眺望与对眼前幸福的错过,悬崖上可笑的千年展览与俯在爱人肩头上痛哭的酣畅淋漓。这种组合,使形象更加鲜明,更能突出问题的悲哀与沉重。另外,诗人的映衬手法与象征手法也是很出色的。衣裙在风中飘动,既是以动衬静,突现思索者雕塑一般的伫立,又是以动衬动,暗示她心灵的激烈颤抖。“浪涛高一声低一声”,象征着悲剧故事的“代代相传”。而“金光菊与女贞子的洪流”既映衬贞节主义的陈陋,又象征着新道德的觉醒。这些手法的运用,增强了诗歌的艺术感染力。读完这首诗,感到诗人对中华文化中的一个千年痼疾思索得那样深沉,针砭得那样中肯。它象一支忧伤而又悠扬的调子,能洗涤人的心灵,激发人的顿悟,并为道德重塑提供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创意。
(3)《神女峰》的主题意义上来说,它反映了社会女性对生命本体自由和解放的追求与宣告。
在男权本位的人类社会,女性自古就处于被动和从属的地位,男性按照自己的价值体系和审美标准要求和改造着女性,派定给她们“贤妻良母孝妇”的角色,并且打造和删削出一些“永远的女性”,以此作为妇道妇德的标准和典范,使女性不但认同着这些规范和界定,而且逐渐将其内化为自我道德律令。“巫山神女峰”就是这样一个“典范”。在诗人看来,在悬崖上展览千年,虽然可作为守贞的典范而为人礼赞,却不能享受生存的快乐,经历真实的生命过程和情感体验,只能是被风干的一个虚幻祭品。“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”,这种基于生命本真的向往和呼唤,是对传统道德训诫的背叛,也是对被男权文化异化扭曲了的女性自我的背叛。千百年来,传统道德和男权文化为“渔妇”搭起无形的祭台,现在,舒婷将她从落寞凄清、空洞无声的漫长岁月中解救出来,大胆解放出她的生命意识,第一个从女性生命的角度揭示出这个爱情传说的悲剧性质,对男权意识作出了颠覆性的改写。这篇诗歌多愁善感,作者以婉转的手法抒发了自己由神女峰而联想到的忧愁.最后以“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,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”的全新的观念,颠覆了千百年来的关于忠贞与背叛的古老诠释,是血肉之躯的女性对于被顶礼膜拜的残酷荣耀的清醒弃置。千年以来,神女峰历来被认为是对爱情坚贞的象征。诗人舒婷对此推出了不同的见解。表现出对爱情婚姻中“正统”道德的反思与批判。

联系电话:0371-55939155
网站:http://www.trzsb.com/
QQ群:814334624 天任专升本交流群
QQ号:2337994759 在线咨询

好课推荐

121河南专升本全年集训营

¥19800 在线购买 立即咨询

221河南专升本秋季集训营

¥17800 在线购买 立即咨询

321河南专升本寒假集训营

¥11800 在线购买 立即咨询

421河南专升本走读集训营

¥12800 在线购买 立即咨询
专升本互动

微信公众号:河南天任专升本

专升本最新动态推送

备案信息:豫ICP备17050239号-8 Copyright © 2007-2020 QIHANG.
总部咨询电话:0371-55939155
河南天任教育科技有限公司高新区分公司 版权所有